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澳门美高梅在线网站

发布时间: 2018-04-02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1人参与)A-A+

  小时候,总喜欢和邻居小孩一起守在游戏机前,拿着手柄兴奋地玩坦克大战、超级玛丽或者魂斗罗,打得火热之际,还不忘瞟一眼门口,生怕父母突然出现,打断激烈的战斗。
  长大后,随着时代的发展,手机、电脑逐渐取代游戏机;电子竞技游戏从单机游戏中的FPS和体育模拟为主发展到基于局域网的即时战略游戏的时代;游戏玩伴也不再仅限于身边的朋友,而是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是其他国家的游戏玩家。
  这些游戏玩家中,有玩游戏玩得比成年人还棒的小孩,有游戏世界的主力军年轻人,更不乏不愿与社会脱轨、继续在游戏世界里探索的中年、老年。年龄不同、阅历不同、身份不同,让这些群体对游戏有着各自不同的体验感受。



  职业电竞选手 法鲨m:

  在黔西南州电竞圈,我算是小有名气的一名职业选手。
  最早接触游戏,是在小时候,家里面的哥哥就是一个FPS类游戏的职业选手。耳濡目染,就有了我“电竞梦”的雏形。
  2011年,一款叫《英雄》的MOBA类游戏突然在中国火了起来,我也是其中一位玩家。玩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很有游戏天赋,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最高级别。2012年,兴义举办LOL比赛,我和4个伙伴一起组队报了名,每天分秒必争地训练,我妈还调侃我:“你要是读书能有这么刻苦,可能就是个清华北大的料了。”结果不尽如人意,我们的队伍被淘汰了。但是从这次比赛中,我总结出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课余时间我坚持训练,第二次参加比赛时,获得了第二名,因此一战成名,进入了电竞圈。通过电竞圈,我结识了一些选手,大家一起交流经验、一起私下竞赛,至今大家都还保持着联系。说不出来为什么,组过战队的队友给我一种“战友”的亲密感。
  打游戏的几年生涯中,我所获得的经历和经验都是极其珍贵的。我组的团队代表黔西南去贵阳比赛拿了冠军,赛前别人听到我们来自黔西南,眼里满是鄙夷;赛后看到我们夺冠,一脸惊讶。我们收获的不只是奖杯,还有成就感。因为成绩突出,我被选去上海参赛,见识到全国大规模且专业的电竞比赛,见到了自己喜欢的电竞大咖,那种心潮澎湃我至今还记得。也因为帮别人提升游戏账号段位,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但是要想一门心思走电竞这条路真的很艰难,因为种种原因,我现在也过上了早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偶尔在闲暇之余打上几把游戏。现在每次看到国际性电竞比赛中国队伍的输赢我依然会激动得落泪。我真实感受过电竞梦的温度,现在就把它放在生活的侧面,用来品味和回忆吧。


  “90后”上班族 任姝雯:


  2003年,一款叫做泡泡堂的游戏在中国大陆上线了,它让在此之前只知道拿着游戏手柄用电子游戏机玩超级马里奥兄弟、魂斗罗、坦克大战的我,开始正式进入网游世界,有了一段奇幻之旅。
  时至今日,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当初玩泡泡堂,我最钟爱的游戏角色,是一个呆萌的红色小胖子,它的名字叫“宝宝”,总是睁着“鱼泡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可即使这么个懒洋洋的形象,也丝毫不影响它在游戏里奔跑、杀敌的速度。那时候,我跟小伙伴每天都相约玩泡泡堂,一个电脑键盘,我用左半边操作,他用右半边,团结合作,把对手困在我们放出的水泡里“杀掉”,赢得游戏胜利。
  随着进入寄宿制中学念书,我与游戏的接触越来越少,直至交集为零。转机发生在大学时候,这个时期时间充裕,我闲心渐起,重拾旧游,选择玩起了更方便快捷的泡泡堂迷你体验版本——“火拼QQ堂”,幼时积累的游戏经验让我在这里几乎是犹如“大神”一般的存在,得到了很多小学生玩家的称赞。我对这款小游戏的执着,遭到了同寝室室友的不少“歧视”:当大家都在玩当下最流行的游戏时,我仍然执着于“火拼QQ堂”。在整个大学期间,我跟小学生们在“火拼QQ堂”游戏里打成了一片。
  直到今天,大学室友们偶尔与我寒暄,还在问:“你最近有没有打QQ堂?”大学毕业后,我很久没有玩过这个游戏。如今的我,终于跟上时代的步伐,玩起了“吃鸡”。毕竟,人总是要成长的,不是吗?



  退休干部 曾女士:


  现在是智能时代,我身边的同龄人用的都是智能手机了。退休以后出来聚会,看到别人拿个手机在屏幕上划啊划、点啊点,我会问人家在玩什么游戏。听人家说哪款游戏好玩,我都会记下来回家喊孩子帮忙下载。新奇的事情太多了,我们都在慢慢学习,争取不被时代淘汰,不当落伍老人。
  现在,有时候回家连电视都懒得看,一无聊就拿游戏来玩,像连连看、天天爱消除、下五子棋我都在玩。这些游戏都有竞赛模式,可以活动脑筋,有趣得很。
  不可否认,玩电子游戏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随处可见拿着手机或者蹲在电脑前玩游戏的人群。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确立电子竞技游戏为中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随之还产生了一些与游戏相关的新兴职业,比如电竞选手、游戏主播……电竞产业似乎正处于一个朝阳时代。然而,一家欢喜一家愁,有人对电子游戏的风靡持欢迎态度,有人却为它的受欢迎感到担忧。
  兴义四小民航校区执行校长 杨兴义:
  教育部2016年在新增设的13个专业中,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作为新学科,列在体育大类之中。但教育部的出发点绝不是提倡教授学生如何玩电子竞技游戏,更多地是引导电子竞技行业的健康发展,引导学生如何正确看待电子竞技,绝不是将电子竞技游戏等同于体育。
  作为学校,让孩子投入更多的时间到学校课程的学习上,是最想看到的结果。从当前相当多的学校禁止学生携带手机特别是智能手机进校园可以看出,对于学生玩电竞游戏,学校是制止的。由于当前互联网音视频和游戏尚未分级,网络实名制才开始全面落实,网络游戏和内容的家长监护系统刚刚上线,滞后的立法与治理,使得没有安全阀的互联网世界很容易致使辨别是非能力较弱、身心尚未健全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甚至模仿游戏竞技选手,沉迷游戏直播,失去自控能力荒废学业,毁掉前途、人生、家庭……因此,网络竞技游戏成了无数家长和老师彻夜的焦虑。
  但是,要让中小学生彻底离开网络竞技游戏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只能尽可能加强学校、家庭和社会三方教育指导,对学生进行正确的引导,培养他们的责任心和正义感,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通过一些受学生欢迎的形式对他们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减少或冲淡游戏在童年时期对他们的“诱惑”。
  对于这一股强势袭来的游戏风潮,更多人持的是中立态度。



  一名高三学子的父亲 舒先生:


  现在网络科技发达,连我自己都经常拿着手机刷微信、看视频、玩简单的游戏,让年轻人完全不与网络接触、不玩游戏是根本不可能的。光让孩子死读书,学习效率不能最优化。而且对于孩子来说,游戏是社交的一部分,这点我完全理解。只要有节制地玩就行,不节制确实会影响学习。


  七舍镇中学初一教师 汪 婷:


  为了了解为什么学生喜欢玩游戏,我曾经“卧底”游戏世界,玩学生们当下最爱玩的游戏,像“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游戏我都尝试过。我发现,游戏能吸引学生确实有它的魅力所在。游戏能激发玩家的团队意识和求胜心,和同学开黑比较有趣味性。另外,游戏已经成为一种社交方式,大家都在玩,如果你不玩,和别人就没有共同话题,谁都不想成为“另类”。
  我不鼓励学生疯狂地沉迷游戏,但是也不支持完全杜绝学生玩游戏。学生教育就好比高压锅,有气不能直接盖盖子,一定要释放一部分才能盖上去。尚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们,叛逆心理较重,杜绝他们玩游戏,反而会适得其反,倒不如在一个合理的度上,控制学生玩游戏的时间,让他们放松了压力、不与社会脱节的同时,又不至于过度沉迷、耽误学业。
  
  兴义淘手游公司相关负责人 吴天河:


  黔西南州的电竞文化还算比较浓厚。这两年,兴义多家网咖都有开展“吃鸡有奖”等电竞活动,多家商场、影城、奶茶吧也举办过王者荣耀比赛。电竞赛事作为一种宣传方式,对这些商家吸引人气来说还是非常有效的。
  目前在黔西南州这块区域,电竞发展仍然受思维的局限。我认为过度沉迷任何东西肯定都是不好的,一定要有一个把控,特别是在未成年人的自控力还不够成熟的时候,要有一个根据年龄分层管理的机制,也要有家长和平台的介入。家长不能先入为主地认为打游戏就是错,做出正确的引导才是最佳良方。现在一线城市电竞游戏发展如日中天,国际、国内电竞赛事非常频繁,体育局也相对看好国内的电竞项目。其实游戏竞技就像体育项目一样,具有很高的技巧性。一个出色的游戏竞技者也能依靠游戏竞技获得丰厚的奖励,电竞相关职业现在也在逐步增加,并非是不务正业,不能养家糊口。
  关于“电子游戏带给人的影响”的话题,社会各界人士各执一词。但是,无论游戏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不影响日常生活和工作学习,达到一个生活调味剂的作用,那它都是一只“好猫”。
  电子游戏只是信息时代的一个产物,是人们对精神产品需求的体现,不必视其为洪水猛兽,也不必谈之色变。更重要的是如何掌控好游戏对生活、工作或学习的影响,如何适当地体验游戏,从游戏中受益,达到各自不尽相同的目的,而不是被游戏所制约。


  对于游戏,网友这样说:


  @肖艳:我喜欢玩贪吃蛇这种不需要技术含量的,因为,我是游戏黑洞。
  @星一:想想当年玩电视手柄游戏的时代,魂斗罗,赤色要塞,彩虹岛……都是不得不说的经典。
  @爱帅锅的幼稚鬼:现在每天下班以后会和几个同事相约开黑,还成立了一个“冲向敌方水晶”的微信群。工作之余,利用游戏,培养同事间的感情,我觉得还不错。
  @睿g:打游戏的时候拿五杀、超神或者拿MVP确实会很有成就感的。
  @ivan:现在一天带我家崽拿iPad打游戏的时候,想想我们那个年代玩的都是大头电脑,真是时光一去不复返啊!
  @熊猫Go:我和一堆80后朋友们队参加了地标广场的王者荣耀比赛得了冠军,还有奖金,哈哈。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1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